什么是一心不乱?怎么才能做到一心不乱(阿弥陀经)

2020-02-15
来源:新浪博客

什么是一心不乱?怎么才能做到一心不乱(阿弥陀经)


两种解释

《阿弥陀经》说:「执持名号,若一日……若七日,一心不乱。」「一心不乱」四个字,是第二关,往往让我们很多净土的修学者望而生畏,望而却步,「哎啊!一心不乱,做不到啊!」甚至最终放弃净土法门。

虽然说念佛是多善根,但如果说必须达到禅定一心的功夫才能往生的话,那么,这样的多善根还是不容易。

「一心不乱」,有两种解释。依圣道门的解释,那就很难了,禅定的一心不乱、事一心不乱、理一心不乱……你梦都梦不着。事一心不乱是阿罗汉的境界,理一心不乱是登地菩萨的境界,我们做不到啊。

净土宗的解释「一心不乱」就是「专心念佛不杂乱」。「一心」就是专心,「不乱」就是不杂乱,不杂行杂修。这样的解释就是「易行」,很容易做得到。

净土门别有规矩

为什么出现这两种不同的解释呢?那是因为立场、观念不一样。

按圣道门的观念,「如果不能够降伏烦恼,进而断除烦恼,要出离生死轮回是不可能的」,以这样的观点,对「一心不乱」的解释,必然会说「一心不乱就是禅定清净,降伏烦恼」等等。如果这样的话,净土法门就不是「易行道」,也就不能叫做「特别法门」,跟一般法门就没有区别了。印光大师说:这是以通途的教理、一般的自力修行、以戒定慧的修行方法来衡量净土法门,这个叫「以横超法做竖出之用」,净土法门本来是以佛的愿力横超三界,结果变成自力修行,一步一步地往上爬,像圣道法门修行一样,这个就大错特错了,这是受一般自力修行法门观念的影响。

来到净土法门之内,应该放下原来修行的观念,按照净土门的规矩,按照净土宗祖师的传承来解释、来理解才正确。

(一)由道理推论

凡夫一定做得到

本来《阿弥陀经》是释迦牟尼佛特别为我们凡夫所讲的,是易行安乐之法。既然是为我们这样的众生所讲,就一定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;如果「一心不乱」是那么艰难、那么高深的功夫境界,五浊恶世的凡夫都做不到,那么释迦牟尼佛讲这个法门就没有意义,所谓「三根普被,利钝咸收」就成了一句空话。

龙树菩萨《易行品》说:念佛法门是易行的法门、安乐的法门、必定的法门。我们很多人念佛,念得很苦,念得很不容易,觉得往生不定,没有把握,这就不是念佛法门的特色。

        有的莲友跟我讲:「师父,我经常参加打佛七。」

        我问:「好啊,参加过几次?」

        「我全国各地参加十几次了,就是想得到一心不乱。」

        「哎呀,难得啊!怎么样?」

        「没有得到啊!」

        「没有得到?总得到了一点点吧?」

        「一点点也没得到!」

        「一点也没得到?那旁人呢?」

「我在私下悄悄问了很多人,一个都没得到。老张你得到一心不乱了吗?没有。老李?没有。」

他到处参加打佛七,四川有打,就跑四川;福建有打,就跑福建,全国走遍了,他所访问的人,没有一个人得到一心不乱。

释迦牟尼佛讲法,契理契机,祂为五浊恶世众生所讲的法门,居然全国走遍了,没一个人得到,这个就是不契机啦!不是佛说法不契机,是有人把「一心不乱」给解释错误了,偏了,我们听了就觉得难了,做不到了。

搭桥喻

净土法门是「易行道」,容易在哪里呢?就容易在有阿弥陀佛的大誓愿力可以依凭。阿弥陀佛的大愿力正是这一条「念佛往生愿」的愿力。所以念佛一定是容易的、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。如果《阿弥陀经》里「执持名号一心不乱」一定要解释为如何深入禅定不起妄念的话,那也就自然不容易。

各位,阿弥陀佛为我们设定的往生方法,是难的好呢?还是容易的好,你们说?

    (容易的好!)

那肯定是容易的好啦!容易我们才能做得到,才会有安乐;如果难的话,我们做不到,就苦恼了。阿弥陀佛了解我们的心思,祂是同体大悲,以我们的苦恼为苦恼,以我们的安乐为安乐,经中说「众生苦恼我苦恼,众生安乐我安乐」,祂不会因为众生罪业重,又很懈怠,就要故意弄一个艰难的方法来治治他,让他修得死去活来,然后才度他;反而会事先了解我们的状况,预先为我们准备,说:「五浊恶世众生,愚痴无明,罪恶深重,懈怠放逸,完全不能修行,我要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,很容易地把他们度起来。」

宇宙法界之内最简单、最容易的方法就是:口称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得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比如说,这里有一条河,很宽,河东穷,河西富,河东的人想到河西去,但没有桥,水又急,下水过河的人个个都被淹死。有一个人发了慈悲心,建一座大桥,方便人员车辆畅通无阻。他既然是从慈悲心出发,所以考虑的都很周全,任何老人、小孩,甚至残疾人都可以很方便地上桥,任何车辆都可以很自然地开上桥,很顺利地过去。不可能在桥头弄得很难上来,更不可能在桥中间又设一道高墙,拦腰隔断。

六字名号就是从娑婆世界到达极乐世界的桥梁。阿弥陀佛就是建桥的人,释迦牟尼佛就是站在桥头喊我们上来的人。我们只要空着手走过来,顺脚步就踏得上去,很简单,很容易。不管什么人,只要他口称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愿意往生,就会很方便、很容易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但有人把「一心不乱」解释得很难,说:「虽然念佛,如果不达到禅定屏除妄念就不能往生。」那等于是在这座大桥当中拦腰又起了一道好几丈的高墙,把所有的人啊、车啊,通通挡住了。释迦牟尼佛说念佛要「一心不乱」,难道是在名号大桥当中又拦一道墙吗?不可能!对不对?释迦牟尼佛说念佛要「一心不乱」,是要保护我们,怕我们念念又不念了,念念又是杂行杂修了,所以「一心不乱」等于是名号大桥两边的保护栏杆,保护我们不要掉下去,等于是说:「你要走好啊!留心啊,不要乱了脚步啊!不要离了这座桥啊!」所以说「执持名号,一心不乱」,嘱咐我们说:「你念佛要专心啊!不要杂啊,不要乱了主张,丢了念佛唯一一道又去修其它行不通的道啊!」


(三)祖师的解释

1、善导大师《法事赞》

对于「一心不乱」,善导大师也有他的解释。善导大师在《法事赞》里用「专复专」三个字来解释「一心不乱」,说:

教念弥陀专复专。

前面我们也学习过了。释迦牟尼佛教我们念阿弥陀佛,怎么念?教你「一日七日,一心不乱」。那么「一心不乱」,善导大师就解释为「专复专」,教我们专复专地念佛,专,还要再专。心专、行专,内专、外专,人前专、人后专,现在专、将来专;总之,一个「专」字。「一心」就是专心,「不乱」就是不杂,不杂修杂行其它的法门,所以,很简单,「一心不乱」就是「专」。

2、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-

《观经四帖疏》的第一卷〈玄义分〉(《善导大师全集》48页),

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

闻说阿弥陀佛,即应执持名号,

一日乃至七日,一心愿生;

命欲终时,阿弥陀佛,与诸圣众,迎接往生。

这一段善导大师的解释,很明显地看出来,「一心不乱」就是「一心愿生」,你一心一意愿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个就是「一心不乱」。

在「执持名号」前,善导大师加了「即应」二个字,是显示释迦牟尼佛教劝我们的意思,所谓「教念弥陀专复专」的「教」。

3、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~二

    《善导大师全集》250页,《观经疏.散善义》:

一切凡夫,一日七日,

一心专念,弥陀名号,

定得往生。

    善导大师把经文「执持名号,一心不乱」,合在一起解释为「一心专念」。难不难呢?

    (不难。)

    「一心专念」,一点不难嘛!除非你不愿意念这句名号。

    当然,也可以说不难,也可以说很难。有很多人,他就是不能够专念。这个难,不是难在法门难,而是难在我们自己不愿意接受。专念一句名号有什么难?你从早到晚就这六个字;如果让你一定要去背诵《法华经》、《华严经》,那个难。但是六个字,再怎么难,你都会背,只要专就好了,一心专念。

4、善导大师《观念法门》

    《观念法门》(《善导大师全集》355页):

若有男子、女人,或一日、七日,

一心专念,弥陀佛名。

其人命欲终时,阿弥陀佛与诸圣众,自来迎接,

即得往生,西方极乐世界。

与前面一样,善导大师同样用「一心专念」来解释持名「一心不乱」,也是一个「专」。

5、善导大师《往生礼赞》

《往生礼赞》(《善导大师全集》539页):

若有众生,闻说阿弥陀佛,

即应执持名号,

若一日,若二日,乃至七日,

一心称佛不乱;

命欲终时,阿弥陀佛,与诸圣众,现在其前;

此人终时,心不颠倒,即得往生彼国。

善导大师在经文「一心不乱」中间,加了两个字——「称佛」,「一心称佛不乱」,这样就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,意义非常明显。一心做什么?一心称佛。称佛怎么样?称佛不乱。就是:一心一意称念佛的名号,不杂乱。这不是非常清楚,非常明了吗?哪里有那么艰深复杂呢!

一个字——专

我们看上面善导大师对「一心不乱」的解释,都非常简单,毫不复杂,任何人都看得懂,做得到,没有一处说到要怎样的禅定息心、不起妄念,处处都说的很恳切:「你要一心专念,专啊!专啊!」总之,善导大师解释「一心不乱」就是突出一个「专」字。「专」就是「一心」,「专」就是「不乱」,这个就符合释迦牟尼佛在《无量寿经》里所说的「一向专念」。

西方净土不嫌乱

不仅如此,善导大师还特别说明,释迦牟尼佛之所以在《阿弥陀经》里特别指示西方极乐世界,劝我们往生,就是因为极乐世界不嫌「凡夫乱想」,在《法事赞

》(《善导大师全集》420页)里说:

一切佛土皆严净

凡夫乱想恐难生

如来别指西方国

从是超过十万亿

一切诸佛国土都非常庄严清净,但凡夫乱想纷飞,不能往生。要想往生诸佛国土,必须澄心凝虑,悟入圣者之境,这对于末法五浊恶世凡夫来说,不可能做到。所以释迦牟尼佛才特别指示十万亿国土之外的西方极乐世界,劝我们往生,正是因为极乐世界不嫌凡夫乱想,不要求息心除妄,只要专称弥陀名号就可以了。

善导大师不愧是阿弥陀佛的化身,他的解释,我们能安心!其它的,千解万释,越说越复杂,越说越玄妙高深,既不符合弥陀本愿,也不符合我们的根机,搞到最后,往生无份。

三经宗旨一致

根据善导大师的解释,《阿弥陀经》《无量寿经》《观无量寿经》所说的念佛完全一致,都是持名,都很容易,都是以阿弥陀佛的第十八「念佛往生愿」作为核心。

不然的话,我们会觉得:「哎?《无量寿经》里边讲往生很容易,《观经》里边讲得就很难,要观想,而《阿弥陀经》讲得也难,要达到禅定息妄……」这样,就不一致了。

善导大师解释这三部经的思想,完全一致。「一心不乱」也就是《无量寿经》里边所说的「一向专念」。

施面包给饿人喻

善导大师的解释,能让我们安心。念佛安心就对了。还有很多人念佛不安心,我们也有很长的时间不安心,「念佛真的能往生吗?万一不能往生怎么办?那岂不是糟糕哩?」

能安心,不容易。

请问我们是靠什么安心呢?

我们安心,要有个安心的东西,我们自己给自己是安不了心的。

比如说这个人饿得要死了,如果你不给他一颗苹果,不给他一块面包,不给他吃的,他能安心吗?空说:「哎,某某人,你要安心哪!你肯定不会死!」但是你就是不给他面包吃,他不会安心;要他安心很简单,你把面包给他,他就安心了。

从「担心」走向「安心」,有两种。

有人想靠自己的功夫,说:「等我念到功夫成片,梦寐一如的时候,我就安心了。」这样只能越来越担心,因为我们做不到。一开始还以为差不多能达到,好,努力了三年,三年之后更加担心,「哎呀!三年还没有达到啊!」又经过三年,到最后就放弃了。当初是担心,现在反而成为害怕的心。

那么,怎么样才能安心呢?是阿弥陀佛的誓愿让我们安心的。阿弥陀佛给我们保证说:「某某人,你只要念我的名号,你放心大胆,临命终时我来迎接你,决定往生我的净土。」

    我们还要问:「万一不能往生呢?」

    「万一不能往生,我负责!」

    「你怎么负责?」

    「你不往生,我誓不成佛。我以成佛的功德来负你往生的责任,我负得起你这个责任。」

各位!只有阿弥陀佛才能负得起我们这个责任。我们如果不能往生,祂全权负责,别的,都负不起这个责任,我们自己也负不起,我们不能往生还是不能往生。

所以,往生这件事情是由阿弥陀佛所操办的。

6、源信大师安心法语

一般的人,虽然念佛,但总是担心说「有妄想,有妄念,心不清净,这样怎么能往生呢?」我们来看下面这一段源信大师念佛法语:

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,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。

直至临终,犹是一向,妄念凡夫。

知此念佛,即蒙来迎。

乘莲台时,能翻妄念,成为觉心。

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。

决定往生,不可有疑。

莫厌妄念多,应叹信心浅。

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。

法语很好懂,我想这样念诵下来,可能有的人已经知道它的意思了,很好懂,很让我们安心。

「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,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」,说明我们凡夫的状况,我们是什么样的众生呢?不管是经文,还是祖师的解释,「凡夫」前面往往会加一些修饰语,「罪业」的凡夫、「轮回」的凡夫、「妄念」的凡夫、「乱想」的凡夫、「不净」的凡夫——这是我们的本来面目。「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」,凡夫就是以妄念为本质,为体性;「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」,除了妄念之外,没有心了;所以「直到临终,犹是一向,妄念凡夫」,从一生下来直到死,你不能离开妄念,你就是妄念的凡夫。离开妄念就是圣人了,肯定不是凡夫了。

泥塑与木炭喻

好比一个泥巴做的塑像,它是泥巴做的,泥巴就是它的本体,你怎么样去洗它,能洗干净吗?

龙王庙里用泥巴做的龙,上面有灰尘,你想把它洗干净,无论你怎样洗,洗到最里面的龙筋,还是泥—— 它就是泥土做成的,所以,不论怎么样,它还是脱离不了泥土。

我们凡夫就是妄想所组成的,妄念是我们的本体,我们不管怎么样也离不了它。有时候会出现假相,感觉清净一点,但那是粗的妄念少了一些,微细的妄念还是很多。如果有这个觉照,我们就会发现,它总是存在着的。

又好比一块木炭(城里现在见木炭的机会可能不太多,农村还有很多人靠木炭来取暖),它怎么都是黑的,你再洗也洗不干净,你不可能洗出一块白的木炭,你怎么洗下去,它还是黑的,你拿它来画,还是一条黑线。

我们的妄想心就像木炭一样,我们再怎么样都是黑暗、无明、造罪的众生,对这一点,我们要有深切的认识,不要在那里做无用功,「你看,我大概这样修修,到时候可能会好一些,那个时候再说……」如果以净土法门来讲,不要抱这样的期望,是要认识到我们是一个造罪、必然堕落的凡夫,唯有仰靠弥陀的愿力。

自知病重喻

所以,善导大师就强调两种深信:第一点是相信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没有办法出离,只有死路一条。在这个前提下,你才能完全信靠阿弥陀佛的誓愿。你如果不相信自己是这样造罪、堕落、没有出离之缘的凡夫,你对阿弥陀佛的信心就没有力量。

就好像一个病人,如果不知道自己病重将死,他对医生讲的话就不会重视,就会飘飘渺渺,「哎呀,我很健康啊!好像不错……」他一旦知道自己大命将终,人家说:「这是神医,可以救你的命。」那医生鼻子哼一下他都会仔细听,「哎!刚才说的是哪一味药?」其实医生是打了个喷嚏,他都要仔细听了。

我们如果悠悠散散的,觉得说「我靠自己大概也可以解脱生死轮回」,很高慢的心,那样,对这个法门就不会尊重,就容易忽略过去。《无量寿经》说:「骄慢弊懈怠,难以信此法」。

所以,对自己要有正确的认识。

通身放下

印光大师有两句话,他说:

通身放下,

彻底靠倒。

通身放下,就是要老实,要认识到自己是个造罪的凡夫,这样,就会把自己那个高慢的心完全放下,「通身」,我们的身体完全放下——不光指身体,还指我们的心。你「通身放下」才能「彻底靠倒」。

大家晚上都要睡觉,那每天晚上睡觉,我们怎么样?就「通身放下,彻底靠倒」,你不可能身子半放半不放,半靠半不靠,那样怎么睡?那样子很累啊,坚持不到两分钟就不行了。

    「通身放下」,放在哪里呢?放在阿弥陀佛的誓愿里,唯有阿弥陀佛的誓愿可以依靠,可以有保证。阿弥陀佛以祂的大悲愿力说:「十方的众生,我来救度你:你的罪业,由我承担;你没有功德,我为你成就;你要堕落,我来济拔你;你不能往生,我来迎接你,你只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。」

妄念翻成觉心

既然我们体认到自己是这样的凡夫,我们就以妄念凡夫的身份来念阿弥陀佛,「妄念凡夫,知此念佛,即蒙来迎」,知道我们是这样的一个造罪的凡夫、妄想纷飞的凡夫、时刻不间断妄念的凡夫,你只要念佛,临终阿弥陀佛就会来迎接。

    「乘莲台时,能翻妄念,成为觉心」,哎!阿弥陀佛来迎接我们的时候,我们就坐上了阿弥陀佛的莲花台,这个时候,剎那之间,善导大师说:「临终圣众持花现,身心踊跃坐金莲,坐时即得无生忍,一念迎将至佛前。」一坐上莲花台,当下即得无生法忍,当下朗然大觉,所有的妄念当下粉碎,成为朗朗的正觉之心。以我们凡夫,哪里有觉心?是被阿弥陀佛所接引,「乘莲台时,能翻妄念,成为觉心」。

莲花不染污泥喻

下面几句话尤其让我们觉得安慰、感动:「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。」我们虽然有妄念,但是我们在妄念当中所发出的念佛声,「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我们的心虽然是妄念,像污泥一样的染污,但是,所称出来的这一句名号,它却是像清净的莲花一样不染污泥,微妙香洁。

这一点大家有感受吗?我们的心是肮脏的,是染污的,是妄念的,可是,这句名号不被我们的妄念所染污,所以,净土宗就叫「莲宗」,莲花的特点就是「出污泥而不染」,从哪个地方出污泥呢?从我们的心哪!我们的心像污泥一样肮脏,有贪瞋痴的烦恼——谁没有贪瞋痴的烦恼呢?没有的,就是阿罗汉了。

我们这样贪瞋痴烦恼的心,反而成为念佛的动力。我们为什么念佛?因为有罪业,我们要求解脱,所以要仰靠弥陀的誓愿、称念弥陀的名号。就好像莲花池中的污泥,它反而成为莲花的养分,这样,一支清新的莲花就从污泥当中独立出来,飘散着微妙的香味。我们的心虽然是染污的,可是我们念的名号是清净的。六字名号的功德、香味,可以说遍满法界。所以说「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」。

不要被自己的心骗了

这朵不染污泥的莲花,这句六字名号,它能救度我们,所以,我们念佛是念佛!我们的眼睛要看着莲花,我们的鼻子要闻着莲花的香味。大家来到莲花池边,不要把我们的鼻子扎到泥土当中,那样闻出来的就全是臭味,对不对?我们的鼻子要闻莲花的香味。

这是什么意思呢?我们念佛,想到说:「虽然我的心染污、有罪业、不清净,但是我所念出来的这句名号,它却像莲花一样的香,是名号让我往生的。」

我们干嘛要考虑自己的心呢?这个心是我们要抛弃的东西,这是我们要扔掉的东西呀!我们不是靠这个生灭虚妄心去往生的,我们不是把这个心拿出来擦干净了再来往生,我们是依靠不生不灭、真实不虚的名号。

有的人,他的方向、观念错误,他老是把自己妄想的心在那里修饰雕琢,就好像不是关注这朵莲花,而是把他的心放在污泥里,然后把这个污泥在那里洗啊淘啊,在那里做成一个莲花的样子——你就是把污泥做成了一朵莲花,它也没有香味。

心有两种,一个是真,一个是妄,妄心用事,驴年马月也不得解脱。凡夫虽然都有真心佛性,但不到大彻大悟,大悟等佛,真心佛性不能现前,日常用事的都是妄心,这一颗妄心,你怎样地压制它,你怎样地凝定它,它仍然不是解脱之因,除非你已经是大彻大悟,消除了一切烦恼,粉碎了真妄差别,彻证妄本来是真,那才是解脱了。不然的话,仅仅是禅定的功夫,或者是一种比较清净的轻安的状况,那个,差得太远了,与解脱根本毫无关系,不是解脱的因,反而是轮回的业。

能解脱我们的,能让我们出离生死的,就是我们所念的这句南无阿弥陀佛。

所以是两件事情。污泥里面出的莲花,莲花能救我们;妄想心中出的佛号,佛号能救我们。佛号就是来救这个妄想心的。

因此,大家不用担心,不用害怕。我们口称南无阿弥陀佛,就是在口口声声地吐出莲花来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多么自在啊!你何必管自己那个心呢?

所以,在《无量寿经》里边,释迦牟尼佛就用四个字告诉我们念佛的秘诀:

一向专念。

    「一向」,就是唯一向着佛的方向,不向着自己的方向。我们不要顾及我们的心是妄想还是清净,如果那样想的话,我们的眼光就不是看着佛了,就又回到我们凡夫这一边,念我们的心了。

大家能够体会吗?如果我们不是在念佛,而是在念我们的心,那个怎么能往生呢?我们的心不管是清净还是染污,我们都不要被它骗了。

各位,我们之所以这么长的时间都在轮回,就是因为被这个心骗了,我们会觉得说,「你看,现在它比较安定啦!这是一个好心,我要你……现在很烦恼了!动荡啦!这是一个坏心,我不要你!」你这就被它骗了。

我们不管它是动荡、妄想、杂念,还是比较安定,这个都是妄念,这个都是烦恼心,都是要抛弃的东西,我们唯一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!以全副的身心来称念南无阿弥陀佛!南无阿弥陀佛!南无阿弥陀佛!

一切不顾。烦恼来了,也不顾;烦恼去了,也不顾。

随风云彩喻

烦恼对我们来讲像什么?就好像空中随风而过的一片云彩,你念佛就念佛,何必管这片云彩呢?它来了,「哎呀,这块云彩是白的,嗯!白云彩来了,我念佛大概能往生。哦!又来了一朵黑云彩,嗯!黑云彩来了,大概不能往生……」

错了!

在我们内心里边,什么叫做白云彩呢?感觉「我念佛念得比较清净一点。」这是一朵白云。「我的心不清净,哎呀!孩子啊,家庭啊!工作、事业……很多事,很烦。」这是一朵黑云。但是,这些在我们心中了无障碍,来了就来了,去了就去了,跟我们的往生毫无关系呀!你停下了念佛的脚步,你停止了念佛的心,来关注它,错了!

所以,不要管你这个心,你再怎么管它,它都不能替你争口气,而且你会被它骗。你越管它,它越得势,它越是觉得自己了不起,你就越拿它没办法;你彻底地看透它,你彻底地抛弃它,你彻底地冷落它,它就乖了,它就听话了。

大家有做奶奶的,小孙子在那里哭,奶奶去哄他,越哄,他就越哭,越哭,她就越哄,越哄,他就越哭,后来奶奶就没办法了,干脆不管他,哎,哭一会儿他就不哭了。

我们的烦恼也是这样。其实,我们的烦恼是我们自己养大的,我们每个人都养着一个胖胖的烦恼娃娃,我们天天养它,洗啊、摩啊,你抛弃它,不要理它!

怎么不理它呢?我们有阿弥陀佛,所以我们专念南无阿弥陀佛,这个叫「一向专念」。「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」。

念佛放光的故事

在这里,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很感人。

台湾有一位法师,他在美国弘法的时候,就有一位大鼻子的美国人来听经。听完经之后,这位美国人就来跟法师说:他是专门学神通的,他也有一定的神通,他看到念佛的人,只要念佛,就能吐出光明,念一声佛,就吐出一道光。

我们知道,唐朝的善导大师念一声佛就放一道光,想不到我们自己也能放光!不过善导大师是证得三昧的圣者,他念佛放光,所有的人都看得到。而我们念佛放光,有神通的人、灵界的众生、佛菩萨看得到,我们看不到。

放的光怎么样呢?虔诚心的人念佛,光很大,大到什么程度?大到好像要把整个地球包起来的感觉。

各位,你们想不想抱一抱地球啊?你们想不想放放光啊?那就诚心地念佛,南无阿弥陀佛!

没有诚心的人念佛呢,也放光,但光很小,噗一下,噗一下,像油灯一样,闪一下就灭掉了。

那么,什么叫有诚心,什么叫没诚心呢?诚心,就是信,就是专,你怀疑,杂,这就不够诚心哪!相信,信顺,专修念佛,信顺不疑!很专注地念佛,那这样的光就很大;如果只是结结缘,「别人念,我也念一句,到底有没有极乐世界也不晓得。能不能往生?哎呀!碰运气啦!」那这样就不够诚心,念佛的光就很小。

所以,你想一想,我们虽然是造罪的凡夫,但是我们念一句佛就能出一道光。所以刚才说了,「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」,念佛的功德无量无边,任何众生,你真的愿意往生,真的念佛,没有一个不往生的。

医生与病人喻

所以,「决定往生,不可有疑。莫厌妄念多,应叹信心浅。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」(我们刚好倒过来了)。大师了解我们心,他说:你不要讨厌你的妄念多,你讨厌也没有办法,它从生下来就跟你跟到死,所以你不必讨厌它,你应该反过来换一个方向,应该悲叹我们的信心很浅,因为阿弥陀佛没有说「你妄念多,我不救你」,恰恰相反,阿弥陀佛说:「你妄念多,我才要救你!」

大家能听懂吗?我们妄念多,阿弥陀佛才要救我们;我们没有妄念,就不需要阿弥陀佛来救我们啦。如果我们是阿罗汉,都已经出离生死了。

就像医生,医生是给病人看病的,不是给健康人看病的。「因为你是病人,我才要给你看病。」

阿弥陀佛是大医王,我们有贪瞋烦恼,我们有妄念,所以阿弥陀佛说:「我要救你,你念我的六字名号吧!」

所以,不必讨厌我们的妄念很多,应该悲叹我们的信心很浅。妄念多,并不障碍往生;信心浅,对阿弥陀佛的救度信不过,对称名往生抱怀疑,就障碍往生。

如果到医院去看病,你不是在那里抱怨:「你看,我得了这么多病,很讨厌」,你应该去找高明的医生就好了,你的病反正已经得上了,这个时候呢,就要请一位高明的医生。

有的人因为自己内心有妄念、杂想,就怀疑说「我这样念佛能不能往生?」这样对念佛怀疑,对不应当怀疑的事反而怀疑,是应当悲叹的,因为这样的人念佛,正好往生!

    「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」,那么,就以我们深信不疑的心而常称南无阿弥陀佛。

大街行人喻

大家从今天回去之后,把所有的妄念抖下来,丢掉,不要管它。

大家知道什么叫不要管吗?你说:「我不管它,可是它自己来了。」来了就来了,来了就不管它嘛!你管它,它才来。你不要管它,并不是叫它不要来,来了就来了,「来就来了,去就去了」,这个叫不要管它。

大街上那么多人来来去去,与你有什么关系呢?男女老少,贫富贵贱,善恶贤愚,应有尽有,有必要放下自己的正事,倚在窗户上盯住看吗?富贵的生羡慕,贫贱的看不起,论丑说美,评东道西,把自己的正事忘得一乾二净。叫他不要管外面的行人,只管做自己的事,他反而起烦恼,说:「我不想管他们,但他们老是在那走来走去,让我的心静不下来。」你这就不讲理了。

念佛也一样,心中妄念纷飞,自是它的事,与你何干?妄念自妄念,念佛自念佛;念佛是正业(主),妄念是街客(宾),不要盯住妄念的街客看,更不随着他走,更不要说他耽误你念佛。念佛的正念一提起,就是有千千万万妄念,也好像没有一样,就好像那个人在房间里一心做自己事,大街上人来人往,千千万万,都与他无关,好像不存在。

对付妄念,就一条,绝招,只管念佛!不要管它!

路边花草喻

不要管它,并不是我们把它扼杀掉。比如说我们在一条大路上行走,路边有很多花,也有很多草,甚至于这草会往路中间长,会覆住我们的脚背,但是,我们的目的是要走路对不对?我们不要停下来,拿一把刀去割这个草——没有必要,它长它的,我们走过去就好;我们也没必要停下来闻闻这朵花香不香,「呀!这朵花很臭,真是麻烦!」赶快回去拿把锄头锄掉它,在这里栽上一棵鲜花——你是无事找事!你走过去就好,它香也好,臭也好,草覆住你也好,你跨过去就行了。

这个香花、臭花、香草、毒草,就是我们心中种种的念头;这条大路就是我们往生的道路,我们只管念佛走过去。

昨天的妄想已不存在了,你何必管它呢!不要管它!这叫不管(不是说我们拿锄头把它挖掉),这个才叫真正的不管,它长就长,它不长就不长。

很多人念佛,他不是去念佛,他是回来挖这个草,他不是在走路,他说「哎呀,你碍我的事」,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在无理取闹?他在大路上走得好好的,却认为旁边的花碍了他的事,一定要把它除掉才甘心。

我们在念佛的大路上,我们会觉得妄想碍我们的事情——碍你什么事呢?

我这样讲大家能听懂吗?我们的妄想杂念丝毫不碍我们的事,我们只管走过去就好了。它是很自然的。比如说,我们吃到辣的东西就觉得辣,辣就辣吧,这是因缘;我们听到不好听的声音,耳朵感到不舒服,这个都是很自然的反应,生理的反应,心理的反应,很自然,凡夫就是这样子的。就是这样的众生来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好了,这样就能往生了,所以,不必管它。

如果这样念佛,就会很轻松,很自在,你会觉得我们一个人分成两个了,念佛的我才是真正的我,另一个我其实就好像影子一样,就好像一种……怎么说呢,「影子」这个词稍微贴切一点,像一个虚的影子一样,它在做它的事情,我念佛往生啊!也可能听到不好听的话它会感到不舒服,那也不管它;也许因为某些事情它会感到心里难过、悲伤,或者欢喜等等,有种种的情绪波动,这个都不要管它,因为我们的妄想本来是没有根的;妄念本来没有根,因为你执着它,它就有了根、有了业力,它就让我们六道轮回。那我们现在转过来,一心靠倒南无阿弥陀佛,根本就不管它,根本就不理它,它就拿你没有办法。如果你把它当做大爷,管它理它,你就被它所控制。

7、印光大师的呵斥

一般人念佛,都有「念好、没念好」的观念,认为到什么样的程度就是念好了,没有到就是没念好。如果说以此要求自己更加努力念佛,精进念佛,专心致志,更加仰靠阿弥陀佛的本愿,更加厌离娑婆欣求极乐,那么这种想法可以说是好的。如果说,「唉呀!我这样佛没念好,怕不能往生。」那就错了。我们看印光大师的一件故事。

有一次,有一位弟子到普陀山拜见印光大师,就跟大师讲了自己的一段经历,说他一年前得了一场大病,病重的时候,人都快死了,吐血,奄奄一息了。回忆当时的情景,他说自己一不慌张,二不害怕,内心是很安定的(这个已经很难得了,一般我们到那个时候就慌张害怕了),但他还是感到一点点遗憾。他遗憾什么呢?他说:「哎呀!我念佛没念好。」因为他是修行人,净土宗念佛的,他说:「我觉得我念佛没念好,感到很遗憾。」

印光大师听他讲到这里,当下如雷霆般地呵斥他:「什么叫念好?十念当往生!汝做此念,西方去不得矣!」当下就批评他、呵斥他说:「念佛,什么叫念好?什么叫没念好?十念就可以往生!你如果抱有『我念佛没念好,怕不能往生』这样的想法,西方你去不了啦!」

我们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「标准」,「念佛念好了」,哎,什么叫念好了?以什么为标准?他又说不出来,「我念得口中有口水了,我念得身上发热了,我念得心里蛮清爽的,这个叫念好了。」这都是自以为是,似是而非。要说标准,也有,就是阿弥陀佛的誓愿「乃至十念,必得往生」,所以印光大师说:「十念当往生」。

一心不乱很容易

念佛很简单,随着我们每个人根性做得来的,称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」。如果心比较静定,就静定念佛;如果当下是烦烦恼恼的心,就以烦烦恼恼的心念佛,同样往生!

印光大师这段话对我们很有警惕作用,「什么叫念好?十念当往生」,「十念当往生」的原因在哪里呢?是阿弥陀佛的誓愿。什么叫念好?什么叫念不好?你念十句就能往生;什么叫念好?你说《观经》下下品那个人,他能念好吗?他那个时候如果说有「念好」的心,那他就不能往生了。「哎呀!某某人哪!你现在快死了,你念佛一定要念好啊,如果念不好不能往生啊!」他怎么做得到呢?应该这样跟他说:「你只要念佛,口称弥陀名号,决定往生!」他自然就往生了。

印光大师又说:「不论功德大小,功夫深浅,只要念佛,都可以往生西方。」我们念佛往生西方,跟我们的功夫深浅没有关系。你功夫深也往生,你功夫浅也往生。

这样说起来,「一心不乱」是很容易做到的,就是专修念佛。

大家能听明白了吗?

(明白!)

你们还怕不怕「一心不乱」四个字?

(不怕!)

如果不是这样理解的话,我们读诵《阿弥陀经》读到这里就会害怕了,「哎啊!一心不乱,一心不乱,越来越乱,越来越乱……」乱到后来不可收拾了。

    如果知道是「一心念佛不杂乱,不动乱」,就会越念越欢喜,「我就是如此」。

(四)举例说明

宋朝黄打铁的故事

再跟大家说一则宋朝黄打铁的故事(在《念佛感应录》第一集第65页),对我们很有启发。

他姓黄,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,他是打铁匠,所以就喊他黄打铁。他边打铁边念佛,一锤下去,「阿弥陀佛!」再一锤,「阿弥陀佛!」他老婆就很可怜他,说:「你打铁本来就很累了,再念佛不是更累吗?」

他说:「哎,这个你就不懂啦!本来打铁胳膊很酸,念佛反而就不酸;本来打铁很累,念佛反而就不累。」他打铁要拉风箱啦,就「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」,就这么打一锤念一句,拉一下念一句,这样过了几年。有一天,他身体好好的,没有生病,突然深有感悟,但他不会写字,只会打铁,便请了邻居写了四句话,他写了哪四句?(也跟他的生活有关系,和那个崔婆一样,崔婆「上无条岭下无坑」,她写的也是她的生活;给人家做奶妈,补鞋补袜子,所以写「去时不穿鞋和袜」,和她的生活很贴近。黄打铁也一样,他做了四句,他说什么?)

叮叮当当,

久炼成钢,

太平将近,

我往西方。

讲完这四句话,把锤子一放,往生了。多么殊胜,多么潇洒!

什么叫「叮叮当当,久炼成钢」呢?他天天打铁,叮叮当当,叮叮当当,天天打,对不对?打铁是久炼成钢的,慢慢打,这个也反应他自己的修行,他念南无阿弥陀佛,六字名号就像锤子一样,一锤一锤地打在他的心上,把他的心打得越来越软,习气越来越少,从凡夫打成了佛了    ——    到西方去成佛了,所以「叮叮当当,久炼成钢」;「太平将近」,太平就要来了。如果不往生西方,不解脱生死轮回的大事,那没有太平日子好过啊!阎罗王在那里等你,哪有太平呢?他不一样,他说:「太平将近,我往西方。」到西方成佛去。

你说黄打铁,他有禅定一心的功夫吗?他能边打铁边入禅定吗?不可能啊!他没有所谓的深入禅定、不起妄念,他还要出大力流大汗,边打铁边念佛,但是,他往生了。他虽没有禅定,但是他做到了一心不乱——一心一意念佛求生西方,一点不夹杂,真正的一心不乱!他不识字,没时间,要为生活忙,只能一边打铁一边念佛,要他杂也杂不了。

我们向他学,洗衣服的时候也这样「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」;切菜的时候也这样「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」;早上作操的时候——我们这几位台湾莲友做念佛操,甩手念佛,「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」,这样念佛,就能往生。

所以,不管我们的心有没有达到禅定,有没有这样的功夫,都没有障碍,只要念佛,决定往生。

轻轻松松念

当然,话说回来,我们念佛的人,总是希望内心清净一点,妄想杂念少一点,那个也是有方法的,就是说我们要比较专注,除非我们出门、走路、搭车、办事,不能那么专注,自己一个人坐在那念佛,还是要专注一些。

专注的方法就是自己念自己听,可以采用印光大师提倡的「十念记数法」,一边念一边记数,能够摄心多少算多少。

不要用心过猛,很累,也不要说:「你看看,又跑了……」又烦恼了。跑了,抓回来再说,再跑,再抓,抓回来就看住,就像做游戏一样,你这样心很轻松,「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

稳稳当当念

还有关于记数,记数是很好的方法,历代的祖师大德都提倡;老老实实记数念佛的,都会体会到它的妙处与受用。不过念佛也不要只是图数量,为记数而记数,是为了念佛而采取记数的方法,可以一句一句稳稳当当地念,「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你就一句一句地念。如果数定得太多,为了赶数,念得太快了,年纪大的人有时候会比较受不了,心脏不好的人更受不了,比如说每天给自己定了三万声,又没有时间,然后在那里使劲赶,就赶一个数字,太累了!把心脏念出了毛病。还说:「你看,念佛,把我的心脏病念出来了!」那不是念佛念出来的,是你自己不会调整啊!

我们就很稳当地念,念不了三万声,就不必定那么高,定二万声、一万声就好,就一句句地念,「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」,很好啊!

(五)总结反显

六大过失

    关于「一心不乱」我们总结一下。

    从一开始就说明一心不乱有两种理解:一种是一般人理解的禅定一心、不起妄想杂念;一种是按净土宗经教的理解,一心不乱就是一向专念,这也是善导大师的一贯解释。

    只有按善导大师的解释才是正确的,如果一定要解释为如何禅定一心不起妄念,而且又坚持认为不这样就不能往生的话,那过失就太多了。

第一,那等于是说释迦牟尼佛自己说的净土三经,相互矛盾。为什么?因为《无量寿经》是释迦牟尼佛说的,说「上中下三种根机的人,只要一向专念,通通往生」;《观经》是释迦牟尼佛说的,说「下下品的人临终苦逼,精神惶恐,十声念佛,即得往生」;这两部经,往生都很容易,而同样是释迦牟尼佛说《阿弥陀经》,却说要如何的禅定一心,说的很难,那不是相互矛盾吗?

第二,等于说释迦牟尼佛不仅自相矛盾,而且与阿弥陀佛的本愿相矛盾。为什么?因为阿弥陀佛的念佛往生本愿说的很容易,众生只要「乃至十念」念佛,但释迦牟尼佛却说的很难,说要达到息心凝想,这不是矛盾吗?等于说释迦牟尼佛背开阿弥陀佛,自己另开往生极乐的条件,加高了门坎。这怎么可能呢?

第三,又等于说释迦牟尼佛说法不能对机。为什么?因为《阿弥陀经》是释迦牟尼佛对五浊恶世凡夫所说的经典,结果说的那么高超,我们没有人能做到,那不等于是法不对机吗?

第四,等于说龙树菩萨判释净土法门是错误的。为什么?因为龙树菩萨说净土法门,阿弥陀佛的本愿是适宜下劣根性众生的「易行道」、「安乐门」,而现在要达到事一心、理一心等等,那就不是易行道了,那等于是说龙树菩萨判错了。

第五,也和古今见闻记载的事实相矛盾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看到从古到今,许许多多的往生人,并没有到达怎样的禅定凝心,他就是老实念佛,一向专念,不怀疑,都往生了,而且往生的都很殊胜。

第六,最大的过失,我们自己不能往生。

如果依善导大师的解释,上符弥陀本愿,下契众生根机,净土三经宗旨完全一致,释迦佛语诚谛不虚,人人安心念佛,个个都能往生。


文章若一日......若七日一心不乱,是什么意思




分享
写评论...